Category Archives: Uncategorized

新闻链播——“中国不具备这实力”

[以下正文出自网络,最初出处不可考。链接为本人后来加上] 2007年,京沪高铁投资预算增至2200亿元。 2008年,中央推出40000亿投资计划。 2008年,中国免除46个国家400多亿债务。 2009年,中国免除32个国家150笔债务。 2009年,中国对非援助累计760亿人民币。 2009年, 中国累计对朝援助达8000亿元[尚未被证实] 2009年,累计购买美国国债达到8100亿美元,累计购买外债达到到20000亿美元! 2009年,中国公车消费每年达到9000亿人民币。 2009年,中石油称:”加薪10亿是小钱。” 2009年, 上海更换5000块路牌花费2亿, 平均每块路牌4万元! 2009年,中国信贷总额近100000亿人民币 2008年,北京奥运会共耗资3000亿人民币。 2010年,上海世博会共耗资4000亿人民币 2010年,省10分钟,沪杭磁悬浮耗资350亿。 2010年,中国承诺对朝鲜700亿投资计划。 2010年,湖北省曝光120000亿投资计划。 …… 2010年,西南五省大旱,6000万人受灾,损失200多亿, 中央拨付旱灾救灾资金1.6亿元。 2010年,人大指出: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1600亿元,目前中国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![未找到原话,但数字1600亿和不能全民免费医疗的论断(出自卫生部副部长)均可证实]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洪水(转自豆瓣)

一豆友问:“当初不是说建了三峡大坝 就解决南方水患了吗?”豆友回复“当初不是说解放了全中国,人民就翻身当主人了么?”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404 Not Found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与汝鱼弗如予汝渔(爬墙关键词分享)

  如今爬墙手段琳琅满目,网上也有各个方法的教程,我们一般人缺的就只是寻找这些方法教程的途径——google关键词。   以下的红字是关键词,按个人喜好排列。 零、以下搜索的前提,当然就是你的搜索不会被重置,建议搜到以下搜索方法后再搜索,但非必要:   “google 加密 搜索” 一、今年最时髦的方法(前两项直接连接,不需用国外代理):   “ipv6 墙”(未来无敌爬墙希望,重点推荐)   “西厢计划”(尚处于alpha阶段)   “google reader 墙外”、“google 加密 cache” 二、ssh tunnel 墙(辅助关键词:“free shell”,linux或mac:“autossh”,windows:“tunnelier”) 三、墙 软件(用法最简单,下载一下软件即可。只列出最红四种)   “puff”、“mr zhang”、“自由门”、“无界”、…… 四、GAppProxy(辅助关键词:“google app engine 墙”) 五、VPN 墙 六、tor 墙(强匿名,但慢) 七、手机 翻墙:   “opera mini 国际版”、“opera mini 修改”、“ucweb 国际版”、“skyfire 墙”、“twitter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长期免费提供 翻墙 指导

  前言  谷歌走后,李X宏、马X腾与不明真相的群众常讨论的是互联网公司发展要符合“中国国情”。他们却不知他们口中说的国情只是一部分由上而下所造的国情。而更大局面更真实的国情是:民智已开!(本人平时不大喜欢用感叹号)  说什么其他国家也有互联网监管,所以我们中国特色的监管也顺利成章之类的话语,人民听了点点头,而非人民的公民就只可苦笑。  正题  谷歌拒绝过滤后,GFW肯定会自主对其香港引擎进行某程度上封锁(如在上面用中文查“six4”,你会发现查无此页)。但是,由于真正的国情所使,GFW不会把整个google网页封掉,因为这样势必会引起全民翻墙运动。所以只可对个别字眼进行封锁。但是这样的话,公民们就会知道对于D来说哪些词汇是敏感的、哪些东西是不想让人民和公民知道,这却又是领导们不想看到的。因此,双方日后肯定会继续博弈下去。  出于应合上述国情的考虑,本人决定投身全民翻墙运动,为广大公民长期提供免费翻墙指导。  我手头上掌握有好几种翻墙手段(有简单到一键解决问题的),确保不被GFW全面封锁。  有兴趣的朋友请写email给我索取具体方法,我会介绍不同方法的利弊。我的地址以我空间前缀为开头,@后为“恩母S恩点com”。非诚勿扰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“大”论二则

  壹  何為『大』?古語有云『有容乃「大」』就是也。然啥為『容』?敝人以為『容』有三境界:  一者,容不同。見怪而不怪之,遇異而不異之,謂之『容不同』,『容』之初階也。若人人皆能不同而互容,天下就實現傳說中的『大同』(終極版河蟹)了。  二者,容不容。但現實終歸不是傳說。我能容人之不同,人家卻不定能容我。此時要河蟹,就得也容納人家的不容納。皆因我能達『容不同』之境界,卻無要求人家亦達之之理由。容不容納我之人,容不容納我之社會,容不容納我之政府,容不容納我之天下,謂之『容不容』(仿老子言『味無味』『為無為』),『容』之進階也。  三者,容不窮。若『我』達上述容之兩境界,『我』已能容大同、容天下、容宇宙;但『我』又只是天下蒼生一員,故宇宙天下容了『我』。豈不矛盾乎?化此矛盾,識『我』即宇宙之無我境者,謂之『容不窮』,『容』之高階也。  達高階者,『大』之至大也。    貳  兒時,思想政治課教道:當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相衝突時,個人利益服從於集體利益;當集體利益與國家利益相衝突時,集體利益服從於國家利益。所以課本總結道,『國家利益高於一切』。這就是政治正確的『大』局觀。  若按前面個人集體國家利益次序邏輯繼續推演下去的話,我們也可以得出:  當國家利益與全人類利益相衝突時,國家利益服從於人類利益;當人類利益與生態利益相衝突時,人類利益服從於生態利益……  這樣,比國家利益高的還不止一個了,這不就與課本所得的結論相背了嗎?難道國家利益不是高於一切?而個人利益就真的低於這麼些tmd眾多的利益嗎?誰為最『大』?  這個問題古人早就有想過,其中考慮得最早結論最明確的莫過於先秦的楊朱。他說『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』『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,不與也;悉天下奉一身,不取也。人人不損一毫,人人不利天下:天下治矣。』他認為,每個蒼生、個人的利益都不因為各種『大』理由而被損害,那麼集體、國家、人類、生態的利益都會最大化。 后记:“第一哲学”日前写的博文《杨恒均、李悔之:宽容和妥协是中国的地沟油》,正与我近日所想吻合。这些所思也是我写“大”论两篇的起因。“我”的“宽容”如果是每每遇不公平时都只是忍气吞声,那么“我”就没有容纳得下看不惯不公的“我”。这样既没有“容不同”,更就不用说把“我”容进“不穷”中去了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3 Comments

国际笑话两则

  大概是大前天,天翼快讯里看到一条,“谷歌称或关闭谷歌中国,撤离中国市场”。阅后,不禁仰天大笑三声,哈,哈,哈。  之后在网上看到国人反应,见大多数是“爱走不走”,我又不禁大笑,哈哈哈。  互联网这东西,好就好在,你爱去看威尼斯的观光网页,你并不需要申请意大利护照;你想去敦煌网页看看三维的莫高窟,也没有人站在门口那里收你门票。没错,互联网就该是这样没有国界没有关卡的自由大世界。在这个无国界的世界里,全球最大最权威的搜索引擎要撤离中国市场,这不是超级国际笑话吗?想想就知道是违反最基本逻辑的。  但谷歌能说出这样的话,却又不完全是白痴梦话。理由是我们中国就是跟别人不一样,就是不喜欢跟国际接轨,什么都要有中国特色的。结果就是我们所用的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确确实实地有国界。这条国界就是一直梦想与国际接轨的朋友们所称的“防火长城”(Great Firewall, GFW)。  多数国人能这么潇洒地面对谷歌的离去,想必是因为大伙一直以为我们的互联网是无国界的。这又是一个年度大笑话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5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