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”论二则


  

  何為『大』?古語有云『有容乃「大」』就是也。然啥為『容』?敝人以為『容』有三境界:
  一者,容不同。見怪而不怪之,遇異而不異之,謂之『容不同』,『容』之初階也。若人人皆能不同而互容,天下就實現傳說中的『大同』(終極版河蟹)了。
  二者,容不容。但現實終歸不是傳說。我能容人之不同,人家卻不定能容我。此時要河蟹,就得也容納人家的不容納。皆因我能達『容不同』之境界,卻無要求人家亦達之之理由。容不容納我之人,容不容納我之社會,容不容納我之政府,容不容納我之天下,謂之『容不容』(仿老子言『味無味』『為無為』),『容』之進階也。
  三者,容不窮。若『我』達上述容之兩境界,『我』已能容大同、容天下、容宇宙;但『我』又只是天下蒼生一員,故宇宙天下容了『我』。豈不矛盾乎?化此矛盾,識『我』即宇宙之無我境者,謂之『容不窮』,『容』之高階也。
  高階者,『大』之至大也。
  
  貳
  兒時,思想政治課教道:當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相衝突時,個人利益服從於集體利益;當集體利益與國家利益相衝突時,集體利益服從於國家利益。所以課本總結道,『國家利益高於一切』。這就是政治正確的『大』局觀。
  若按前面個人集體國家利益次序邏輯繼續推演下去的話,我們也可以得出:
  當國家利益與全人類利益相衝突時,國家利益服從於人類利益;當人類利益與生態利益相衝突時,人類利益服從於生態利益……
  這樣,比國家利益高的還不止一個了,這不就與課本所得的結論相背了嗎?難道國家利益不是高於一切?而個人利益就真的低於這麼些tmd眾多的利益嗎?誰為最『大』?
  這個問題古人早就有想過,其中考慮得最早結論最明確的莫過於先秦的楊朱。他說『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』『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,不與也;悉天下奉一身,不取也。人人不損一毫,人人不利天下:天下治矣。』他認為,每個蒼生、個人的利益都不因為各種『大』理由而被損害,那麼集體、國家、人類、生態的利益都會最大化。

后记:“第一哲学”日前写的博文《杨恒均、李悔之:宽容和妥协是中国的地沟油》,正与我近日所想吻合。这些所思也是我写“大”论两篇的起因。“我”的“宽容”如果是每每遇不公平时都只是忍气吞声,那么“我”就没有容纳得下看不惯不公的“我”。这样既没有“容不同”,更就不用说把“我”容进“不穷”中去了。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3 Responses to “大”论二则

  1. 書杭 says:

    1,三容实为至论,又与古人之所谓人生三层境界暗合。人对自然/自身的认识均有循序渐进之过程,至耋耄之年,喜怒渐无,为至容之境也。2,天下之概念古今已有不同。以今日中国之穷蔽尚不足以王天下,因此国家之利益自然高于其他利益,达者兼济天下,穷者独善其身。当然,这是民族主义者的自说自话罢了。

  2. kumkee says:

    回SHX:跟天下的定义无关,后面加了我对杨朱的话的个人诠释。

  3. kumkee says:

    “第一哲学”的博文《杨恒均、李悔之:宽容和妥协是中国的地沟油》,正与我近日所想吻合。这些所思也是我写“大”论两篇的起因。“我”的“宽容”如果是每每遇不公平时都只是忍气吞声,那么“我”就没有容纳得下看不惯不公的“我”。这样既没有“容不同”,更就不用说把“我”容进“不穷”中去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