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March 2010

长期免费提供 翻墙 指导

  前言  谷歌走后,李X宏、马X腾与不明真相的群众常讨论的是互联网公司发展要符合“中国国情”。他们却不知他们口中说的国情只是一部分由上而下所造的国情。而更大局面更真实的国情是:民智已开!(本人平时不大喜欢用感叹号)  说什么其他国家也有互联网监管,所以我们中国特色的监管也顺利成章之类的话语,人民听了点点头,而非人民的公民就只可苦笑。  正题  谷歌拒绝过滤后,GFW肯定会自主对其香港引擎进行某程度上封锁(如在上面用中文查“six4”,你会发现查无此页)。但是,由于真正的国情所使,GFW不会把整个google网页封掉,因为这样势必会引起全民翻墙运动。所以只可对个别字眼进行封锁。但是这样的话,公民们就会知道对于D来说哪些词汇是敏感的、哪些东西是不想让人民和公民知道,这却又是领导们不想看到的。因此,双方日后肯定会继续博弈下去。  出于应合上述国情的考虑,本人决定投身全民翻墙运动,为广大公民长期提供免费翻墙指导。  我手头上掌握有好几种翻墙手段(有简单到一键解决问题的),确保不被GFW全面封锁。  有兴趣的朋友请写email给我索取具体方法,我会介绍不同方法的利弊。我的地址以我空间前缀为开头,@后为“恩母S恩点com”。非诚勿扰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“大”论二则

  壹  何為『大』?古語有云『有容乃「大」』就是也。然啥為『容』?敝人以為『容』有三境界:  一者,容不同。見怪而不怪之,遇異而不異之,謂之『容不同』,『容』之初階也。若人人皆能不同而互容,天下就實現傳說中的『大同』(終極版河蟹)了。  二者,容不容。但現實終歸不是傳說。我能容人之不同,人家卻不定能容我。此時要河蟹,就得也容納人家的不容納。皆因我能達『容不同』之境界,卻無要求人家亦達之之理由。容不容納我之人,容不容納我之社會,容不容納我之政府,容不容納我之天下,謂之『容不容』(仿老子言『味無味』『為無為』),『容』之進階也。  三者,容不窮。若『我』達上述容之兩境界,『我』已能容大同、容天下、容宇宙;但『我』又只是天下蒼生一員,故宇宙天下容了『我』。豈不矛盾乎?化此矛盾,識『我』即宇宙之無我境者,謂之『容不窮』,『容』之高階也。  達高階者,『大』之至大也。    貳  兒時,思想政治課教道:當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相衝突時,個人利益服從於集體利益;當集體利益與國家利益相衝突時,集體利益服從於國家利益。所以課本總結道,『國家利益高於一切』。這就是政治正確的『大』局觀。  若按前面個人集體國家利益次序邏輯繼續推演下去的話,我們也可以得出:  當國家利益與全人類利益相衝突時,國家利益服從於人類利益;當人類利益與生態利益相衝突時,人類利益服從於生態利益……  這樣,比國家利益高的還不止一個了,這不就與課本所得的結論相背了嗎?難道國家利益不是高於一切?而個人利益就真的低於這麼些tmd眾多的利益嗎?誰為最『大』?  這個問題古人早就有想過,其中考慮得最早結論最明確的莫過於先秦的楊朱。他說『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。』『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,不與也;悉天下奉一身,不取也。人人不損一毫,人人不利天下:天下治矣。』他認為,每個蒼生、個人的利益都不因為各種『大』理由而被損害,那麼集體、國家、人類、生態的利益都會最大化。 后记:“第一哲学”日前写的博文《杨恒均、李悔之:宽容和妥协是中国的地沟油》,正与我近日所想吻合。这些所思也是我写“大”论两篇的起因。“我”的“宽容”如果是每每遇不公平时都只是忍气吞声,那么“我”就没有容纳得下看不惯不公的“我”。这样既没有“容不同”,更就不用说把“我”容进“不穷”中去了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3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