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07

大話小欖話 兩則

小欖話“裁”字活用三例 小欖話 廣府話 普通話 文化內涵 裁夢 發夢 作夢 有裁剪夢想的引申義。反映了小欖人善於並勇於計劃美好未來的積極生活態度。 裁你 隨你 隨你便 “由你裁斷。”沿用文言文倒裝句式,反映了小欖人崇尚古典文化的高雅情操。 裁親 結婚 結婚 有對婚姻量身訂做的意思。反映了小欖人反對盲婚啞嫁及倡導自由婚姻的時代先進性。   以上“文化內涵”一項純粹虛構,如與事實雷同,實屬整蠱。 小欖話中的變調   變調在小欖話中的地位十分重要。同是廣州語系的廣府話也有變調的使用,但通常只用于一些叠詞(如“媽媽”,第一個“媽”陰平變陽平聲)、口語詞彙(如“光脫脫”,兩個“脫”都是中入變陰入聲)、或書面語口語化(如“陳伯”,“陳”陽平變陰上聲)等。小欖話裡的變調都有這些功能。然而,變調在小欖話中還有一個獨特的功能,那就是動詞過去完成時態的標示。漢語一般不講究時態,但也有表示動作在時間上的完成。例如普通話裡“吃了”,廣府話的“食咗飯”。小欖話口語中的完成時態就用了變調來表示,一般是把動詞的第一個字變調成陰上聲。還是以例子來說明: 口語中的完成時 普通話 廣府話 小欖話 你吃了嗎? 你食咗飯未? 你食飯未?(“食”變陰上聲) 我昨天去了廣州。 我尋日去咗廣州。 我尋日去廣州。(“去”變陰上聲) 他已經洗澡了。 佢沖咗凉啦。 佢沖凉啦。(“沖”變陰平聲音)   由表可見,小欖話的口語在表達動作完成方面比廣府話和普通話都簡潔。但這種簡潔也付出了使某些動詞歧義化的代價。例如“買”跟“賣”,粵語中他們是同聲母同韵母,只有聲調不同。小欖話在表達它們的完成時態時都把它們變調成陰上聲。所以,小欖話“我買(陰上)部電腦”,可同時理解成“我買了台電腦”和“我賣了台電腦”這兩完全相反的意思。不過在日常對話中,這種歧异大多都可以通過具體對話內容來區分。  此外,小欖話中還有很多獨特的變調詞彙,這裏舉幾個例子:  “伯父”,“伯母”。是指“阿公”,“阿婆”。“父”由陽去變陰上聲,“母”由陽上變陰上聲。  “出色”:“色”小欖話中平時是陰入聲,但在“出色”中有時可變成陰平,表强調。類似這樣的后字變陰平表强調的還有“擰晒k棘”(“老搖頭”,表示失望。“k棘”,卡激切,頭。) 參考鏈接 粵語課堂        介紹粵語聲調,包括了廣府話變調情况的分類。 廣州話九聲八卦圖   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5 Comments

《思鄉相集》序

  《思鄉相集》(以下簡稱《集》),顧名思義,鄉思寄存之所也。七年來,肉身長處夷國他鄉,可我常神遊欖鄉。每當思鄉病症併發時,往往只可致電鄉中親友,抑或倚維基衛星圖[1],於小欖上空徘徊,卻無有可發洩鄉愁之他徑。故正月回鄉時拍下這思鄉影集,以便病發之日有藥可治:)。此乃作《集》之因一也,亦為主因。另有旁因二:  小欖美。此並非由鄉思所生的一己之見。許多鄉中朋友雖久居小欖,亦少有否定其美者。美,便要網上作專輯共享之。此作《集》之因二也。  替後人留小欖今貌。小欖經濟發展迅速,面貌日新。小欖特色原有基田、魚塘、河沖與小巷,前兩者今日已不多見。新市錄槐里、永寧南村,均為我童年時遊戲之所,綠槐里現已面目全非,南村更不復存在。如今每每幸見小欖黑白老照,常熱淚盈眶,或嘆時代步伐之不可逆,或怨反四舊與民革之無情,或恨自己沒早生五十年以鏡頭將小欖記錄下來。但深知嘆、怨、恨皆無用,故今年回鄉之時便拿起相機。此作《集》之因三也。  《集》中暫有六專輯,其為:  (點擊小圖進入專輯) 一、小欖古建築 之 公共 二、小欖古建築 之 民居 三、小欖街道圖選 四、小欖河沖圖選 五、小欖民風圖選 六、小欖湖塘、公園、花木圖選   集中照片,除少數有標明出處外,均為我所拍。其餘或由我弟拍,或收集自網上。特別感謝愛菊之仁[2],集內黑白舊照多來源於該前輩的博客內。  最後我特別推薦兩處地方。一、綠槐里(照片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),典型的小欖小巷,我童年大部分時間於此渡過。巷雖小,卻隱藏著小欖唯一保存完整的清代官家古樓(小欖古建築 之 民居裡的綠槐里古樓),據說洪秀全在此處駐紮過三個月[3];二、旌義祠(小欖古建築 之 公共裡的旌義祠),昔日小欖的中心,鎮內最宏偉,最架勢的祠堂。雖被毀嚴重,但可從黑白照中的旌義坊看出其當日輝煌。 參考鏈接:  [1] 維基衛星圖的小欖   [2] 愛菊之仁 by 仁兄   我的Google相冊   《欖溪風物》 何仰稿   維基百科的小欖頁   [3] 中山日報關於綠槐里的報道   悠悠鄉情 by Christine 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3 Comments